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

共產黨人最初的心志和心愿

2018-03-07 15:20:03   瀏覽數:1860  

導 語

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,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,為中華民族謀復興。這個初心和使命是激勵中國共產黨人不斷前進的根本動力。



2016年,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,習近平總書記發表重要講話,提出了“不忘初心,繼續前進”八個字的要求。2017年在十九大上,又提出“不忘初心,牢記使命”,“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”。


什么叫初心?初心,顧名思義,就是我們黨成立之初的心態、心志、心愿等。


這種初心,在我們黨創立之時制定的綱領、章程和其他文件中都得到了反映。


二大通過的第一個正式的章程中明確規定:“凡承認本黨宣言及章程并愿忠實為本黨服務者,均得為本黨黨員。”換句話說,但凡要求入黨者,都得“承認本黨宣言及章程并愿忠實為本黨服務”。


一大通過的綱領,不僅將黨的名稱定為“共產黨 ”,而且綱領中的內容,都體現了《共產黨宣言》的精神。一大代表在討論黨的性質和奮斗目標時,意見也基本一致。所以,雖然綱領并沒有直接使用 “共產主義”“馬克思主義”的概念,但我們多年來通常都說,黨的一大舉起了馬克思主義、共產主義的旗幟。


初心不是僅僅體現在文件上,更應該體現在實際行動上。最初的建黨者們,在自己的行動中體現了什么樣的初心呢?


先來看一大代表。參加一大的代表有多少人?有的認為是12人,有的認為是13人。主要問題是包惠僧算不算正式代表。我們中共中 央黨史研究室編寫的《中國共產黨歷史》第一卷(1919 —1949)和《中國共產黨歷史大事記》(1921—2011),都認定代表為13名。除此之外,還有2位共產國際代表。


這15人中,陳公博、馬林和尼克爾斯基沒有參加南湖會議。有的認為李漢俊、何叔衡也沒有去南湖,所以參加南湖會議的為10人,比上海少5人。


這些人,年齡最大的45歲,最小的19歲。30歲以下的9人。平均年齡28歲,恰巧是當時毛澤東的年齡。


進而,一大時,中國共產黨有多少黨員呢?多年來,一直有53人、57人、56人等多種說法。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的《中國共產黨歷史》 第一卷(1919—1949)和《中國共產黨歷史大事記》(1921—2011)均表述為:“代表著50多名黨員”。沒有說精確的數字,以便留有余地。


浙江嘉興有關部門和單位對《中國共產黨歷史》第一卷(1919 —1949)中列舉的59名成員加以梳理,逐個考證。除了搜集、查閱、辨析歷史資料外,還分赴山東、北京、廣州、湖南、湖北、上海等中共早期組織成員的主要活動地和原籍家鄉進行實地調研,搜集各地最新研究成果,逐條核實有關人員情況,整理出每一個人的生平,并以表格形式列出每一個人的姓名、年齡、文化程度、職業以及去向。剔除重復的,補充未列的,認定:在中國共產黨正式成立時,早期組織成員共有58人。我對他們的研究成果表示肯定和認可。


最初的58名黨員,分布在四面八方,他們以共同的心愿和心志,創建中國共產黨,揭開了一個偉大歷史進程的序幕。


這58人都是什么樣的人呢。首先從學歷來看,留學日本的18人,北京大學畢業的17人,其他大學的8人,中師、中學畢業的13人。


從職業來看,擔任教授、教師的17人,學生24人,報人(記者)、律師、職員等自由職業者10人,棄官不做的3人,工人4人。


從籍貫來看,湖南20人,湖北11人,浙江8人,廣東5人,河北(包括天津)4人,山東4人,安徽、江蘇、重慶、貴州、江西、山西各1人。


從這些學歷和職業可以看出,這些人都有一個小小的共同點,即家境都不算很壞,多數家境可能都還不錯。也就是說,不是因為吃不飽飯、穿不上衣而造反的。那為什么呢?很顯然,是為了改造中國與世界。


所以,如果要說初心,原生態的初心,首先是責任之心。面對災難深重的中國,許許多多的志士仁人,以高度的歷史責任感,博覽群書,尋訪世界,尋找解救中國的道路和方式。正是這種歷史的責任感推動他們走到了中國共產黨的歷史起點。


經過尋找和比較,這些人選擇了馬克思主義,這就有了信念之心。有了信念,就為之而進行奮斗,就有了奮斗之心。所有的奮斗,特別是執政,為了誰?為了人民,這就是為民之心。


所以,用我們現在的語言,初心可以說很多很多。但如果要說原生態的初心,應該就是:責任之心 、信念之心 、奮斗之心 、為民之心。


這種初心,當然,都是為了國家、為了人民、為了中華民族。所以, 十九大報告明確指出:“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,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,為中華民族謀復興。這個初心和使命是激勵中國共產黨人不斷前進的根本動力。”


形成初心不容易,堅持初心同樣不容易。參加一大的13位代表,懷揣救國救民的理想抱負走到中國共產黨的歷史起點,但后來又因種種原因各奔東西,并沒有一路同行到底,而是各自書寫了跌宕起伏、命運迥異的人生。


過去,說到這些代表時,多數語焉不詳,有時還盡量回避。但隨著實事求是原則的貫徹,對這些代表的研究多了起來。近年來,我主持編寫的民主革命時期歷屆黨代會代表名錄,及張靜如、李蓉、姚金果、劉宋斌、李穎等學者的著作,也都對一大代表的生平進行了詳細研究。話劇《誰主沉浮》,電視紀錄片《日出東方》《開端》等,形象化地展示了13位代表的人生經歷。


這些代表的道路和結局大致可分五類。


第一類,毛澤東、董必武,在長期革命斗爭中經受考驗,發揮重要作用。毛澤東成為黨和國家領袖,董必武也成為黨和國家領導人。


第二類,陳潭秋、何叔衡、鄧恩銘、王盡美,英勇奮斗一生,先后犧牲或病故。


第三類,李達、李漢俊,因不滿陳獨秀家長制等原因退黨,但仍堅持馬克思主義信念。李達1949年回到黨內。李漢俊1927年被國民黨軍閥殺害,1952年定為烈士。


第四類,包惠僧、劉仁靜,一度誤入歧途。包惠僧1927年脫黨, 后在國民黨政府任職。劉仁靜1926年后成為托派。1949年后兩人均承認錯誤,晚年任國務院參事。


第五類,張國燾、陳公博、周佛海,叛變投敵,淪為罪人。張國燾曾任黨和軍隊重要領導職務,但在長征中另立“中央”,1938 年投奔國民黨,成為叛徒。陳公博、周佛海20年代就與黨離心離德,隨后脫黨,黨亦作出開除和準其脫黨的決定。兩人隨后加入國民黨,到抗戰期間淪為臭名昭彰的大漢奸。


同一個起點,不同的歸屬。


真是大浪淘沙! 幾多激勵,幾多感慨,幾多唏噓,幾多警示!從一大代表的人生經歷和命運中,我們能得到很多啟示。




黑龙江福彩快乐十分遗漏